秒速时时彩 >> 地方志 >> 志鉴编纂
清代山西方志编撰思想初探
2019年08月12日 08:57 来源:山西日报 作者:王璋 张楠 字号

内容摘要:文化是旅游的灵魂,旅游是文化的载体。旅游的发展能为不同区域不同地方文化的交流与传播提供平台,为民间艺术资源的开发利用提供思路和载体,有益于文化资源的挖掘和优化,实现民间艺术产业的市场化和规模化。

关键词:

作者简介:

  文化是旅游的灵魂,旅游是文化的载体。旅游的发展能为不同区域不同地方文化的交流与传播提供平台,为民间艺术资源的开发利用提供思路和载体,有益于文化资源的挖掘和优化,实现民间艺术产业的市场化和规模化。

  我国自古就有重视历史记载的优良传统,国有史,地有志,家有谱,方志记述了特定时期内某一地区社会生活等各方面情况,具有“资治、教化、存史”的功能,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。

  据《中国地方志联合目录统计》,有清一代,全省共有方志332种,丰富的方志为研究提供了便利,其中的“序”与“例”尤其值得关注。“序”分作者自序和他人作序,具有统领篇章、挈其旨要的功能;“例”代表对志书的宗旨、内容、体裁、结构以及编写中一些基本问题的规定或说明。通过对“序”与“例”的研究,可以帮助研究者在深入了解我国传统方志理论的基础上,进一步有所创新。

  对于史志关系的认识。方志中关于史与志关系的争论一直未曾停止,一种观点为志为史辅,史志结合。康熙《徐沟县志·序》写到:“夫邑之志即古之列国史,所以昭往绩,示来世,垂法戒,寓劝惩,典甚重也。”方志即史书。光绪《代州志·例言》提到:“志规仿史,体以表志,传记标名,冠图于首。分列纲目,以纲为断,以目为案。”志书就是仿史书而做。一种观点认为史志有异。雍正《朔平府志·凡例》记载:“志与史不同。史有专官,掌于王朝一代之兴,各有定制,凡人与事,是非当否直书于上,以昭法戒,此定制也。其有不合者,后有贤哲起而正之,春秋纲目明大义也。若志止备记载,考古证今,悉录不遗,以俟考订而已”,史书记人与事有所选择,凡是与本地相关内容则悉应录入方志。乾隆《大同府志·例言》记载:“志者,史家地理志之遗,只当就地言地……史之与志体例各别,史传善恶并著以示劝诫,志则隐恶而扬善。”编者认为传统方志为地理志,史与志体例、作用各异。

  对于体例规格的认识。古今著述无论是编史、修志或其他大型著作,都要确定一个完备的体例。雍正《朔平府志·凡例》记载:“郡志与通志不同,通志系全省,太多则繁,人微事小不及悉书,义取其略。亦与州县志不同,州县志止一处,太少则简,地方事宜悉登于册,义取其详,而郡志则在详略之间。边郡志又与腹郡志不同,腹郡志止载文事,边郡则更多武备。新设郡又与旧有郡不同,旧有郡事有成宪,新设郡则制多创设,此其所以不同也”,认为方志据情况不同,编修情况也应有所侧重,通志、郡志、州县志所记载事情详略各不相同,一地地处腹地或边关、建制时间长短都会对志书内容的编写产生影响。雍正《朔州志·凡例》亦有相似表述,认为地方所辖区域不一,方志记载情况应各有不同:“州志与省志、府志义例虽同,体格微异,省志、府志俱有统辖提纲挈领,勿致疏漏可矣,太多则繁。州志止于一处地方事宜,今昔殊轨,悉宜登载以资考证,太少则简。兹编凡人与事有关地方者博采广搜,虽微必载,不敢遗也。”

  对于撰写原则的认识。第一,材料真实,多方考证。纵观清山西方志,几乎所有方志都在序、例中强调了材料来源一定要真实,雍正《阳高县志·志例十则》:“稽核精详也谓之实录,信者必传,疑者缺焉,不欲以受疑于世者,还以疑世也,所以崇志体示信史也”;乾隆《浑源州志·凡例》:“州志修自顺治十七年(1660年),历今百有余岁,记载久佚,往事无征。兹博搜远采,取旧乘所志,参合考校,是者存之,非者去之,残者补之,缺者续之。”光绪《浑源州续志·凡例》:“考据务求详确,所纪人物须以正史为定则,信而有征,旧志所列有证,诸前史或失实者今悉更正”;光绪《代州志·例言》:“援引书籍皆一一注明所出,以示征信用”;光绪《补修徐沟县志·凡例》提到“旧志之舛误者正之,肤陋者删之,缺略者补之,诸所登载事必核实信,今乃可传后耳”;光绪《忻州志·凡例》:“(旧志)有应载而遗漏者,有一事而重复者,有应列此而载彼者,详稽博采,补其缺略,删其繁芜,庶免讹舛杂沓之病。”亦是对旧志的不足之处做了更正。第二,经世致用,有所裨益。雍正《阳高县志·志例十则》:“阳高在舆记为九边之地,即汉高帝被围白登……凡一切古制、兵戎必详载者,俾后有所考,知要冲而谨防御云。”光绪《补修徐沟县志·凡例》:“丁丑、戊寅连岁大旱,实数百年未有之奇劫,人民饿毙者不可胜数……救荒示论及助赈姓名悉著于志,使后世知居安思危矣。”第三,锤炼史才,继承创新。清初名宦曲沃人卫周祚,在《五修沃史序》中提出著名的修志“三长”论,即正、虚、公。“所谓‘正’,即修志者必须刚正不阿,不屈从权贵;所谓‘虚’,就是说修志者要虚己受人,广泛集纳众人的意见,不要主观和武断;所谓‘公’,就是说修志者要主持公道,不为门户之见所左右。”有此三长,而又有史才、史学、史实以济之,编出来的方志,质量就有保障,也能经得起历史的检验。

  通过对方志中“序”与“例”的研究,可以看出,无论志书纂修者有何变化、时代有何发展,一些原则都被保留下来并得到完善,如实事求是、经世致用等,在新一轮修志方兴未艾的今天,这些原则仍具有重大借鉴意义。

  本文系2016年山西省高等学校教学改革创新项目“应用型人才培养视阈下的史学概论课程建设研究”成果,项目编号:J2016105。

  

作者简介

姓名:王璋 张楠 工作单位:

转载请注明来源:中国社会科学网 (责编:崔蕊满)
W020180116412817190956.jpg
我的留言 视频 图片
用户昵称:  (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)  匿名
 验证码 
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
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,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

回到频道秒速时时彩
QQ图片20180105134100.jpg
jrtt.jpg
wxgzh.jpg
777.jpg
内文页广告3(手机版).jpg
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|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|关于我们|法律顾问|广告服务|网站声明|联系我们
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官网 安徽快3 江苏快3走势 安徽快3 北京赛车微信二维码进群玩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微信二维码进群玩